首   页| 政协概况| 机构设置| 动态信息| 政协会议| 委员提案| 机关建设| 调研视察| 主席活动| 政策法规
重要发布    

政协会议
文史资料
决议决定
工作要点

文史资料
血战安东卫——写在安东卫保卫战60周年
来源:[政协日照市岚山区委员会]   发布日期:[2015-11-4]

血战安东卫

——写在安东卫保卫战60周年

辛崇法

 

2005年,是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,5月7日又是安东卫保卫战60周年。人们不会忘记,日寇在侵华垂死挣扎的最后阶段,向我滨海根据地进行残酷“扫荡”的情景,更不会忘记在保卫沿海地带,粉碎敌人大“扫荡”、顽强抗击7倍以上之敌,使敌人闻风丧胆的英雄的“安东卫连”。

1945年4月22日,苏联红军攻打柏林,德寇法西斯濒临灭亡。侵华日寇惊慌不安,为了防止盟军登陆,急速增兵山东。5月1日,调遣日、伪军3万余人,倾巢出动,于5月1日开始,对渤海、胶东、鲁中、滨海我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。在滨海区企图打通海(州)青(岛)公路,敌人加强了对海岸和公路沿线的控制,以达切断我海上交通和日照、赣榆两县根据地与内地的联系。投入扫荡的日、伪军7000余人,还配有飞机3架、兵舰数艘、汽艇十余只助战。敌人一开始扫荡,赣榆县的杨步仁(原名王凤鸣,投敌后改此名)部就不断向我沿海根据地进犯。同时,驻日照县的日、伪军也分数路出动予以配合。(插安东卫保卫战遗址)

5月3日,敌集结于日照的涛雒。4日,日伪军出动千余人,强占了原被我控制的安东卫镇。

安东卫位于日照城南37公里处,“南控江淮、北接青齐”,近海环山,形胜冲要。明洪武十三年,日本和尚如瑶诈称向大明皇帝贡献巨烛,内藏火药兵器,埋伏精兵于贡船中,企图侵掠沿海一带。事情败露后,被明军诛杀。为防倭寇入侵,朝廷遣汤和、周德兴等沿海岸规划,筑59城。安东卫即其中之一。近代以来,安东卫既是海上重要的通商口岸,又是海青公路的重镇和陆、海交通要塞,三面环山,东濒黄海。登上安东卫北面的轿顶山可环视三、四十里,是防守的战略要地,因此,又是日寇早就想占领的沿海军事要地。

日伪军占领安东卫后,一面向我军出击,一面修筑碉堡,安设据点。时值我军发动夏季攻势,为了保卫祖国的神圣海疆,粉碎日寇大扫荡和割断我解放区与海上联系的企图,配合我主力部队做好全面大反攻的准备,我滨海军区第二十三团(原为新四军第三师八旅二十三团,1943年10月奉命由苏北调往山东,编入八路军滨海军区)在警备团的配合下,于5月6日包围了安东卫。

当时,第二十三团大部队正在执行作战任务,该团一营二连奉命为先遣部队,在安东卫西南李家庄子北面的竹园一带设下阻击线,阻歼逃敌,以配合兄弟部队,夺回海岸重镇。

二连是参加过著名的直罗镇战役,多次打过硬仗,并荣获十五军团“东渡黄河第一船”的红军连队,接到任务后,全连指战员无不精神振奋,不顾连日来征战的疲劳,晚饭没顾得吃,就急行军40多里,连夜赶到安东卫西南的李家庄子,撒下罗网,阻歼逃敌。

李家庄子距安东卫街一华里多,庄西有一条纵贯南北八、九里长的水沟,北至赵家园,南经小胡庄通海,控制这条水线,就形成了对敌人的一个弧形包围圈。庄内有四五十户人家,院墙高低不齐,对我军防守隐蔽作战十分有利,村北有一处枝叶茂密的竹园,村东是一片开阔地带,地势平坦,敌人的行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

5月7日凌晨2时多,我二连到达李家庄子村后,在身经百战的指导员钟家全带领组织下,勘察地形,构筑工事,进行紧张的战斗准备。一排在村庄北侧坟包展开,二排在庄南竹林一线展开,由二排四班监视正面公路,五六班为预备队。并深入到老百姓家,组织老弱病残的群众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。之后,钟指导员派出3个战斗小组,对安东卫之敌实施袭击,以扰乱和疲惫敌人。

当工事尚未修好,二连战士正在吃饭时,从安东卫窜出来的千余名日伪军利用晨雾,集中3门钢炮、两门迫击炮和4挺机枪向李家庄子村北我阵地击袭,企图夺路逃跑。阵地前后的麦田已被炮火轰遍,一片竹林也被炮火拦腰击断,只剩下光秃秃半截残枝,沟渠也被炸开。当敌进至我阵地前五六十米时,二连的机枪、步枪一齐开火,手榴弹如冰雹猛轰敌群,短促密集的火力给敌人突然打击,毙、伤敌大半,敌人一阵惨叫,丢下一片尸体狼狈溃退。

6时许,敌人以3挺机枪进占了我阵地200米的坟包处,向我二连阵地猛烈射击,掩护其一个连的兵力分3路向我进攻。二连全体同志奋起反击。我灵敏的机枪射手用帽子吸引敌人的火力,变换射击位置,迅速将敌人机枪射手击毙。这时,左右两路1个排的敌人,冲到我阵地前沿40米处,我一、三排向敌人一阵猛烈扫射后,敌人溃不成军,弃尸20余具,狼狈逃窜。

敌稍许喘息后,又利用村南、北之复杂地形,偷偷向我接近,距我阵地约20米处时发起冲击,我当即以密集手榴弹予敌以杀伤,毙敌40余人,击退敌人第三次冲击。此时,正面之敌,拼命与我争夺坟包处敌遗弃的3挺机枪,双方各以火力封锁,形成对峙。

战至中午,敌人又从小水沟向把守在这里的我二排四班阵地冲来,二排长带领全排同志冲上前去,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,又一次击退敌人的进攻,并活捉两个敌人。此时,我二连不断减员,干部大部负伤。指导员钟家全已两次负伤。

二排把守阵地的水沟附近,有一座通往安东卫的小桥,是二排和连部的接合部及我往返通信、运送伤员及弹药的必经之地,也是安东卫敌人溃逃的的必由之路。下午2时敌人又一次向小桥扑来,在炮火掩护下,轮番冲击,三排阵地一度被敌人占领,钟指导员率领战士以白刃搏斗夺回了阵地。敌人又向一排阵地炮击进攻,一排虽由副营长带领,但情况很急,二排长李宝贵和四班长陈永胜带领8个战士飞身跃起,端着刺刀迅猛冲向小桥。守桥的伪军被这疾风般的冲杀吓慌了,便扔掉机枪争相逃命。

我二连控制小桥后,很多战士围着指导员要弹药,钟指导员摇摇头划个圈,激昂地说:“同志们,我们被包围了,四面都是敌人。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向上级要东西,而是上级向我们要时间。营里多次派人给我们送弹药,中途都牺牲了。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严重的,我们一定要发扬人在阵地在的光荣传统,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,用鲜血和生命去夺取胜利。”在紧张而又激烈的战斗中,钟指导员代表党支部接收了十几名优秀战士加入中国共产党,有力地鼓舞了士气,激励着战士们打胜仗。

黄昏时,敌人倾巢出动,日寇指挥官中田俊郎亲临战场指挥,向我二连阵地攻击。霎时,敌人攻进二、三排阵地李家庄子,战斗异常激烈。民房着火,阵地上尘烟飞腾。这时,一股敌人在烟幕弹掩护下,窜入二排与三排结合部的大瓦房里。4次负伤的钟家全,带领战士用刺刀同敌人短兵相接,勇猛拚杀。勇士们从前院杀到后院,战士刘德生拿着指导员给他的手榴弹,不拉弦给敌人闷雷吃,把敌人逼进瓦房内。敌人冲出,又被我们打进屋去。敌人推墙打我们,六班7名战士把着火的木棍扔进屋内烧敌人。在屋内的敌人,除几个挖洞逃跑外,其余敌人全部被消灭。经过反复冲杀,消灭敌人30多个,又一次击退敌人的进攻。

一天来,战士们粒米未沾,个个饿得神志恍惚,更为困难的事,弹药已经所剩无几,作战部队迫切需要的是弹药的支援。此时,我军阵地已被日军包围,营部多次派人送弹药,都牺牲在阵地周围。二排阵地暂时寂静下来,但其他阵地的枪声仍然一阵紧似一阵,李家庄子已成为一片火海。就在这时,一匹战马穿过浓烟烈火飞到二排阵地来。一个手臂、胸前都满是鲜血的战士滚下马鞍。这是营部骑兵班李德林前来送子弹。当他双手把600发子弹送到李排长手中时已危在旦夕,气喘吁吁地说:“团……团长……送来的!命令你们坚持到晚9点,等兄弟部队……”话未说完就牺牲了。

晚8时,日军凭借炮击的烟雾和黑夜的遮掩,再次向我阵地发起强攻。此时,二排仅剩下十几个战士。当敌人进至距我阵地只有10米时,钟指导员指挥战士们,以最猛的火力抵近射击杀伤日军。敌人已冲入我方堑壕,由于我所占地势优越,又加补充了弹药,冲上来的十几个鬼子被我消灭了。中队长中田俊郎目睹惨局,暴跳如雷,最后孤注一掷,亲自上阵。当他挥着指挥刀正要砍杀与日军肉搏的我二排六班班长李成友时,被二排长李宝贵发现,迅疾一枪让他见了“上帝”。接着,又杀、伤敌50余人,其余敌人见势不好,仓皇溃退。

晚9时左右,在圆满完成任务后,二连奉命撤出战斗。已4次负伤的指导员钟家全命令一、三排先撤,他带领连部4名战士在坟边掩护二排撤退。敌人发现我撤退后又追了上来,这时,指导员的腿部负重伤,已不能行走。战士张华山跑过去要背他撤退,他忍着剧痛不让背。他想:鬼子已经快到跟前了,拉也拉不走,反累了张华山,于是他严厉地说:“张华山你快走!我命令你!”张华山心情沉痛地撤了下来。这时,两个鬼子冲到钟指导员跟前,他用4发驳壳枪子弹打倒敌人,最后1发穿过自己的胸膛,为党、为革命、为了祖国的海岸,流了最后一滴血,自戕殉国!

我军在往下撤时,一伙日军悄悄地冲到了一栋屋子的后面,而在屋子前面的我营、连首长却丝毫没有察觉。第五班副班长张万新看事不好,端着刺刀飞速迎向前去。日军向他围拢来。他一个防右刺,将前面一个日军的刺刀拨开,又一个重踏步前进直刺,那日军便倒在地上。这时,一个日军指挥官挥着雪亮的指挥刀向他头上劈来,他急忙退后一步,躲开了敌人的刀锋。3个日军围着他直打转,眨眼工夫,便被他刺死两个。第三个日军又跳到他的面前,张万新翻滚着,使出全身的力气,把这个日军活活掐死后,已是筋疲力尽,不幸牺牲在冲上来的日军刺刀下。

安东卫的守敌,在我二十三团和兄弟部队特别是二连指战员的沉重打击下,270名日伪军死在了阵地前,日军中队长中田俊郎和3名小队长也被我击毙,打伤日军90余人。余敌于次日清晨狼狈逃窜。在败退途中,搬运死尸、伤兵的行列绵延数里,沿途血迹斑斑。经过这场血的洗礼,安东卫又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。

在这次保卫战中,二连指战员在指导员钟家全率领下,在两夜一天的激战中,7次反冲锋出击,3次白刃格斗,打退了敌人16次进攻。英勇顽强的二连抗击着七倍于我的敌人,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光辉战绩。1945年6月5日,《大众日报》以“血战安东卫——记滨海军区二十三团二连安东卫西小李庄阻击战”为题表彰了英雄们的事迹。6月10日,延安《解放日报》报道了“覃王团”(二十三团团长是覃士勉、政委王德贵,习称“覃王团”)和该团二连在安东卫保卫战中的英雄事迹。为纪念该连辉煌的战绩,发扬革命英雄主义,7月7日,滨海军区司令员陈士渠、政治委员唐亮、副司令员万毅、政治部主任刘兴元等签署嘉奖令,命名第二十三团一营二连为“安东卫连”,授予“顽强制敌”的锦旗,并追奖连指导员钟家全同志为战斗英雄。(插1945年6月5日《大众日报》覃王团奋勇保卫沿海)

血洒滨海,名垂千古。如今,安东卫保卫战已过去了整整60年,当年,在烈士洒满热血,献出生命的这片热土上,一座美丽的岚山新城正在崛起。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,安东卫保卫战的光辉历史和那些无私无畏、英勇牺牲的烈士们! 

 

注:本文参考文献 1、李宝贵《“安东卫”连》(《忆沂蒙》下);2、白刃《我们保卫着祖国的海岸》(《忆沂蒙》上)等。

打印此页】【顶部】【关闭


Copyright © 政协日照市岚山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
电话:0633-2612699  地址:日照市岚山区岚山中路1号 技术支持:日照黄页传媒有限公司

鲁ICP备15034037号-1